两性故事

九浅一深直捣黄龙气喘吁吁,女给男口会传染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0:12 我要评论

“小遣?”苏时赶紧上前,放轻了声音柔声问,生怕把孩子再吓着一般。

    “妈妈?”小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愣愣地盯着苏时半天没说话,只是小小的身子开始不停地颤抖,眼泪也断了线一般掉了下来。

    “没事了小遣,不哭了好不好?”

    一看到孩子哭成这样,苏时的心都要碎了,如果不是她掉以轻心将孩子独自一人扔在公司,他也不会被绑架……江墨城也不会再受伤了。

    无论苏时怎么安慰,小遣都像是听不进去似的,后来苏时也就任他去了,如果哭够了能让他不那么害怕的话。

    “妈妈……我有认真听话没有乱跑的。”情绪恢复得差不多的小遣开始解释,“是那个小姐姐说妈妈在楼底下等我,所以……所以我才跟着去的。”

    “不是你的错,小遣有好好听话,不是小遣的错。”苏时轻轻地拍着孩子的背部,母子俩互相抱着,几乎哭成了泪人。

    “爸爸的脚被坏人狠狠地踩了一脚,小遣真没用,如果小遣没有被抓走,爸爸就不用为了救我受伤了。”孩子大概觉得江墨城受伤都是他的错,从惊恐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之后就拉着苏时解释当时的情况,还一个劲儿要去看江墨城。

    “爸爸正在做手术,估计还要好久,我们再等一会儿就去,你先好好休息。”医生预测的手术时间是五到六个小时,结束大概就是凌晨的时候,这会儿还只有三点多。

    然而小遣非常坚定,苏时不让他就已经下床穿鞋,说什么都要在手术室外面等着爸爸醒过来。

    就像是最普通的家庭一样,苏时搂着小遣,在医院寂静空旷的走廊上,视线齐刷刷地盯着“手术中”中的提示牌,度秒如年的感觉从未那么真切过。

    “爸爸会没事的对吧?”小遣三番五次地跟她确认,殊不知自己的妈妈心里也害怕的很,但是她还必须笑着安慰孩子——不会有事的。

    经历了五个多小时的等待后,那块红色的牌子,终于熄灭了。

    小遣在等待中又一次撑不住睡了过去,躺在苏时的大腿上睡得不甚安慰。

    苏时微微一动,他便睁开了眼睛,看向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从长椅上跳下来跟在苏时背后,大眼睛紧紧盯着正在摘口罩的医生。

    “江夫人不用太担心,虽然骨裂进一步加重,但是江先生底子好,只要恢复期间好好保养,做好复健,以后不会留下什么隐患的。”

    “谢谢医生了,他醒了吗?我们能进去吗?”医生的话彻底让苏时放心了,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的心脏终于安稳地落下去了。

    “因为麻醉剂的原因,江先生可能要睡到早上八九点,不过您可以进去看看。”

    得到了医生的允许,苏时和医生点头致谢之后,拉着小遣去了病房。

    江墨城刚被安顿好,整个人因为手术的原因整张脸都是毫无血色的,平日里神采奕奕的眸子紧紧闭着,凌厉的五官也变得柔和虚弱了很多。

    “爸

    爸?”小遣趴在病床前,因为个头的原因,他只能抓到江墨城的手,即使努力地踮起脚,也看不到他的脸。

    “过来,我抱着你。”苏时看得想笑,朝着他招招手道。

    抱着孩子坐在江墨城的身旁,孩子趴在他身旁,一会儿捏捏他的脸,一会儿又捏捏他的鼻子,小动作基本没停过。

    “好了,让你爸爸好好睡觉。”按住还想继续作乱的小手,苏时佯装严肃地说道。

    “爸爸什么时候醒啊?”小遣无聊地搂着江墨城的脖子躺着,一副不愿意挪窝的表情。

    “还等几个小时。”绷紧的神经突然轻松下来,而且此刻的氛围还这么温馨,苏时突然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看不清了,一整夜完全没合眼有紧张又恐惧,突然袭来的困意瞬间就席卷了她。

    “妈妈你要睡了吗?”小遣看着眼皮打架的苏时小声问。

    “嗯,我去旁边歇一歇,你不可以吵爸爸知道吗?”感觉自己实在撑不住,苏时只好躺躺,让自己恢复一点精力。

    病房里又陷入了寂静,小遣独自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最后也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等到江墨城身上的麻醉剂失效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身旁热烘烘的一团,睁开眼睛一看,就发现抱着自己胳膊睡得正香的儿子。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给孩子扯好被子,抬头朝着一旁的沙发看去,消瘦得没有几斤两的苏时窝在沙发里,小小一团看起来并没有比小遣大多少。

    母子俩睡得正香,江墨城不知道她们俩等到了什么时候,想了想便保持沉默让他们继续睡了。

    但是他虽然是这么想的,公司的人可不是这么想。

    先是医生轻手轻脚地进来简单检查了他的状态之后,慕容轩就火急火燎地推开门闯了进来。

    “动作小点!”江墨城瞪他,搂着小遣的胳膊紧了紧,想让孩子睡得更安心些。

    “你醒了?”然而向来浅眠的苏时却是醒了,她看到已经醒过来的江墨城,又看看一夜之间沧桑了不少的慕容轩,了然地起身,将睡得正香的孩子抱起来,先离开了房间。

    “怎么样?”江墨城半坐起来,端着慕容轩倒的水边喝边问。

    “那个人走的全部都是监控死角,只有停车场拍到了他戴着帽子的影子,而且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慕容轩难得语气沉重,眉头紧锁。

    “打给助理的电话是唐婉焉的,所以当时助理并没有怀疑,但是我去问了唐婉焉之后,发现她的昨天早上手机丢了。”慕容轩将所有细节言简意赅的交代清楚之后看着江墨城,试探着开口:“你说,这真的是公司里的人搞的鬼吗?”

    “要不然为什么那个人会那么熟悉公司的监控盲点和路线?能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把我儿子带出公司?”一说到这里江墨城又觉得愤怒,一手打拼出来的公司,到最后却成了最不让人放心的地方。

    “可是那人不是顾言柯的男朋友吗?也有知道的可能性的。”

    慕容轩试着提出更多的假设。

    在他看来,一个老板,对自己的公司已经员工充满不信任感,这本身就是损害公司的最大隐患。

    “顾言柯的事情当年已经解决的很清楚了,凶手也已经被执行死刑,你觉得凡是有点脑子的人,会因为顾言柯的事情来找我复仇吗?”对于慕容轩今天没什么眼色的发言,江墨城咬着牙很不客气地反问。

    “你是说……有人怂恿凶手?”

    “是。”江墨城点头,“还有,先不用去监视那几个人了,把警察那边的消息及时告诉我,然后……保证凶手的安全,我还有东西要从他那里了解。”

    “了解,那你好好休息吧。”

    慕容轩前脚离开,苏时和已经醒了的小遣后脚就进了病房。

    小遣看到醒过来的江墨城,瘪瘪嘴巴又要开始哭。

    “不许哭了!”江墨城板着脸,指了指他的眼睛,“把泪收回去再过来。”

    被凶了的小遣一愣,硬生生把已经蓄满了眼眶的泪水憋回去了一部分,另一部分转身悄悄用衣袖擦干净,精致的小脸努力地做出坚强的表情。

    “好了,过来吧。”江墨城这才叹口气,朝着还有伸出了手。

    小遣扑过去,伸出双臂举得高高的,然后被江墨城不甚费力地抱进了怀里。

    “爸爸你的脚还疼吗?”小遣似乎特别在意脚的事情,被抱进怀里之后视线始终紧紧盯着重新打好的石膏。

  &nbs

p; “不疼了,你的脖子呢?疼吗?”

    “也不疼了,我是男子汉,男子汉不怕疼。”小遣摸摸自己的脖子,那里出了一点点青紫之外,并没有留下太大的痕迹。

    “昨天为什么要跑出来?”江墨城昨天看到孩子不顾一切冲过来的瞬间真的是百感交集,虽然很想教育他“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别人”这个道理,但是看着孩子乌黑纯真的眼睛,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什么?”孩子还没说话,一旁的苏时却突然出声,眼睛不由自主地瞪着问。

    看着似乎要生气的妈妈,小遣有些害怕,抬头看一眼江墨城之后,瑟缩着窝进江墨城的怀里,看都不敢看苏时一眼。

    “这不是没事吗?”江墨城看情况不对,赶紧对着苏时劝道,“孩子昨天都吓坏了,你别凶他了。”

    “江遣,我有没有告诉你要先学着自己保护自己?”苏时这么一来都想明白了,为什么江墨城的脚会突然又伤成这个样子,以他的能耐,怎么都不毫无反抗之力被踩碎石膏伤上加伤。

    小遣并不说话,只是一副眼眶红红地又要哭的模样。

    “孩子当时看我太惨,所以情急之下跑出来有什么错,孩子做的虽然不妥,但是教育也要等到以后对不对?”软乎乎的儿子这会儿这么依赖自己,江墨城的心也变得柔软了起来,于是乎帮儿子说话也成了情急之下的事情。

    “……江墨城,上一次你对我可不是这么说的!”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九浅一深直捣黄龙气喘吁吁,女给男口会传染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