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丙戌日柱精华论命,同房没射精吃避孕药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0:24 我要评论

    “不错的演说。.”

    “但你也要明白。”

    “我们不能仅凭你的煽情演说,”罗尼大公艰难地开口,但他的声音已经很嘶哑,似乎缺乏说服力:“就觉得星辰已经举世无敌,而埃克斯特大难临头,不和你合作就是死路一条。”

    “这不现实。”

    伦巴深吸一口气。

    “你当然可以质疑我,”他转过身,毫不退缩地面对罗尼:“但你无法欺骗自己的眼睛——凯瑟尔王在大荒漠里的远征就摆在你的面前。”

    “他们能一路顺利地把粮草辎重运进茫茫荒漠,”伦巴继续不容置疑地说道:“也就能毫无困难地把它们运到龙霄城下,乃至于戒守城,祈远城甚或哨望领的范围里。”

    他摇摇头:“祈远城世代警惕着黄金走廊的动向与荒漠里的异常,习惯了防患未然——我希望这不是一句空话。”

    罗尼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未生的事情,你当然怎么说都可以,”特卢迪达大公吐出一口气,似乎还疑窦重重:“危言耸听的言语,能蛊惑不动脑筋的白痴……”

    他眯起眼睛:“可最好不要把它用在我们身上。”

    莱科大公抬起头,看了特卢迪达一眼。

    奥勒修则垂望着地面,久久不言。

    “但他们拥有一支高效而有力的官吏队伍,这不是谎言。”

    伦巴对着四位大公示意:“血色之年后,璨星王室的直属常备军连年增加,断龙要塞上的魔能枪等贵重装备也大幅增长——这都会影响我们的胜负。”

    “你们甚至可以向卡珊夫人求证:多年以来,秘科所吸收的成员质量都大大过密室,面对他们的刺探和计谋,大名鼎鼎的红女巫很多时候甚至只能被动反击——但请相信我,凡有一丝主动进击的可能,她就不愿意执行这样冒险的策略。”

    黑沙大公一步步走过四位大公,目光凝重,给人以极强的压迫感。

    “翻翻一百多年前的战例吧,这不是难事,再跟现在对比一下,”他沉声道:“但我们正身处决定王国未来的紧要关头,这毋庸置疑,错过了这一刻,我们都会追悔莫及。”

    伦巴一路走到火盆之前,熊熊燃烧的火焰将他的背影映在四位大公的眼睛里。

    那一刻,查曼·伦巴的声音里仿佛藏着沉重的砝码。

    “我们和星辰,就像两个伤重的剑士,在上一次的生死较量里,看到了彼此的弱点,”他轻声道:“那就是时间。”

    莱科大公神情一动。

    “我们的弱点,就是拖不起时间,我们不能给星辰王国恢复创伤并慢慢变革的时间。”

    “星辰的弱点,就是必须争取时间,他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冲突拖延到血色之年的伤疤愈合。”

    伦巴神色一肃:“这十二年里,我们的来回交手就是围绕着这个主题。”

    他转过身来,目光灼灼:“我后来才想清楚,凯瑟尔王代价沉重的荒漠远征,除了彰显他们的远征能力之外,更是一场烟雾战争,为了让我们对星辰的现存势力产生犹疑,对出兵南下举棋不定。”

    “这些年来,星辰和秘科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内乱,也是为了拖延时间,收拾国内的疮痍,”黑沙大公举手捏拳:“而我千方百计要通过王子或者领地,把局部冲突扩大成战争,更是为了抢夺时间,打破星辰的算计。”

    “所以你要我们出兵?”奥勒修突然出声:“哪怕用出预期的利益来诱惑我们?”

    伦巴无言地点点头。

    特卢迪达吐出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掌:“说些现实的吧,那怕我们都同意你的看法,齐齐出兵南下……”

    “那你又准备怎么办呢?”

    “我们十二年前,优势最大的时候都没能打过牧河以南,”这位再造塔大公摊开手掌,表情古怪:“如果真如你所言,我们南边的邻居已经今非昔比……”

    特卢迪达嘿嘿一笑:“那你凭什么以为,我们十二年后就一定能成功?”

    大公们纷纷陷入了沉思。

    但伦巴似乎早有准备,他轻哼一声,走到长方桌前,敲了敲桌面。

    “还是有区别的,”他晃着脑袋,轻声开口:“十二年前,还有现在。”

    奥勒修大公露出感兴的神色。

    “十二年前,我们太自大了,出兵时的策略就奔向灭国而去,”伦巴摇摇头,似乎非常惋惜:“越过要塞后的全面进攻,不仅仅沉重打击着星辰,也给我们自己带来巨大的压力,为星辉军团的袭扰留出了破绽。”

    “等到觉不对的时候,我们已经泥足深陷。”

    伦巴猛地抬头!

    “但现在,我们已经认识到对手的情况,而我们的优势仍在,”黑沙大公点点头:“十二年前,努恩王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提前结束远征,带着大部的实力全身而退,没有为了不确定的利益而冒险进击。”

    “真讽刺啊,十二年前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在咒骂他,”特卢迪达叹了一口气,神色怅然:“十二年后,唯一为他当年的决定说话的人,居然是你。”

    他向着伦巴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伦巴略略一顿,但他随即捏紧拳头,重新开口。

    “这一次,我们把目标仅仅定在‘拿下北境’就足矣,若实在不顺,‘攻取要塞’也能作为最低标准。”

    伦巴用剑鞘抵在桌面上滑动,仿佛在画着地图:

    “你们都知道星辰人在国是会议里的龌蹉了——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星辰的封地贵族们不会乐意援助凯瑟尔王,后者这些年里把他们逼得太狠了。”

    “所以,一如十二年前,我们将面临一个除了王室常备军之外,孤立无援的北境——甚至要更好,因为南垂斯特与璨星的恩怨还未了结,所以临近的崖地领也不会出兵,北境在十二年前的巨创更是远未恢复。”

    莱科大公的眼中精光一闪。

    伦巴抬起头,直视着诸位大公:“而我们还捏着为君王复仇的大义,捏着他们的王子和北境的继承人,这能给我们增加战场外的筹码。”

    他的话语里仿佛有着无穷的自信:“这一次的战争,我们就集中兵力,借助埃克斯特依然拥有的军事优势,在正面战场上稳扎稳打,只拿下北境一地,绝不好高骛远,也不给后勤增加难题,我对此很有信心。”

    伦巴对着大公们点了点头。

    “达成这个目标之后,我们立足北境,扎下根来,就能把三百年来的对峙态势彻底扭转:永星城失去北境,几乎等于无险可守——我们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进可攻,退可守,不进不退,也能给予永星城无形的压力和威胁。”

    他用剑鞘点了点桌子上无形的“地图”。

    “所以你自请,要获取北境的土地,牧守南方,”奥勒修敏锐地抬起头:“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施压星辰?你确信自己能做到?”

    伦巴缓缓点头。

    “要完成这一点,”他冷哼一声:“有人比我更适合吗?”

    “说说看。”一旁的罗尼冷冷出声。

    伦巴看了他一眼,但还是点点头。

    “我将用常年不休的侵扰和陈兵,对星辰,尤其是永星城形成连绵不断的压力,”伦巴皱起眉头,表情肃穆:“在此途中,我会轻轻放过崖地、西荒等接壤的星辰封臣——他们会明白,自己能在中央领和永星城的没落中获取什么。”

    特卢迪达跟莱科对视了一眼。

    “这将沉重打击璨星王室的声望,还将迫使复兴宫将大的预算和精力都放在军事防御和外教斡旋上,以至于无暇顾及其他的领地与封臣,从而削弱王室对王国的影响和控制,而那些被凯瑟尔强压了多年的封地贵族们可不是简单的货色,”伦巴的神色变得凝重,眼里却有着一丝无法解读的狂热:

    “总而言之,我们不会一举克敌,却能用突然而来的威胁,彰显我们的存在,强行在闵迪思的棋盘上插进外来的棋子,迫使他们内部爆出无法收拾的乱子,无限期地延后乃至打断他们正在生的变革。”

    “随着时间展,星辰将一步步在变革和蜕变的多舛路途之中,内外交困而病倒,”伦巴抬起目光,眼中神色越凌厉:“而我们将力挽狂澜。”

    “乃至反客为主。”

    诸位大公们都陷入了深思。

    就在此时。

    “大公下,”一道飒爽的女声,从门外传来:“我进来了!”

    石厅的门外顿时传来兵刃摩擦的声音。

    四位大公神色一紧,纷纷看向伦巴。

    伦巴先是脸色一动,然后对他们点点头。

    “让她进来吧,”莱科大公高声道:“不会有事。”

    随着大公的声音落下,门外传来剑刃入鞘的声音。

    下一秒,女剑士克罗艾希的身影出现在大厅里。

    这位埃克斯特罕见的女性战士,恭谨地来到伦巴面前,神色严肃地在大公身旁耳语了几句。

    那一刻,特卢迪达大公敏锐地注意到:伦巴的眼眶倏然变大!

    有什么事情生了。

    特卢迪达默默地道:

&n

bsp;   似乎跟眼前的局势相关呢。

    ————

    “蓬!”

    飙射的箭雨,如漫天虫群般,从城闸之上扑向地面!

    “咚!叮!铛!”

    短暂而刺耳的钉刺声响起。

    但想象中的场景没有出现。

    那两架有着善流城标志的马车,既没有被箭支钉成刺猬,也没有减停下,依然度不减地冲向城闸!

    反而是他们身后追赶着的三队巡逻队员,他们停住了脚步,头皮麻,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

    无数的箭支,正密密麻麻地钉在地上,就在他们身前数米。

    将他们跟那两架马车,死死地隔开。

    多跑一步,也许其中一支就会落到自己头上。

    带着这样的想法,巡逻队员们带着惊愕、怒火与不解,抬起头看向城闸。

    而城闸之上,射手菲尔收起弓箭,满意地看见巡逻队们被自己部队的齐射拦截在路上。

    菲尔转过身,对着莱万伯爵举手示意,伯爵则对他举起大拇指。

    那两架马车,连通落后它们不少身位的“侍从”们,都奔向了城闸下的闸口。

    “怎么回事!”

    城闸之外,身为巡逻队名义上的指挥官,守备官累斯顿子爵,已经是暴跳如雷。

    他有多少年,没有看着自己的部队,被警告性射击拦停在城闸之下了?

    居然还是在龙霄城里?

    “大人,女士,你们都看到了,他们,他们怎么敢?”

    带着两个同样怒火冲天的卫兵,累斯顿指着城闸,怒火难遏地对着里斯班相和红女巫卡珊吼道:

    “攻击我的部队?”

    “在龙霄城里,攻击守卫龙霄城巡逻队,攻击国王的正规军队!”

    他捏着拳头,怒喝道:“不管他们是谁……操他们全家!”

    轰!

    随着一声轰响,城闸中央的临时出入闸口,在金属摩擦声中被缓缓拉起。

    那两架马车这才减下来,跟周围的人一起通过了第一城闸,进入最高的内城——直面英灵宫。

    里斯班伯爵微微皱眉,他先是瞥了一眼那个突围冲进城闸里的车队,然后又静静地观察了一下城闸上的情况,花白的头在风中微微摇曳。

    “冷静,子爵下。”相大人淡淡地道:“事出必有所因。”

    累斯顿子爵这才住口不言,但他依然呼吸急促,手臂上青筋暴出,神色不善地盯着相身侧的红女巫。

    “说实话吧,卡珊女士,”只见里斯班相叹了一口气:“城闸上到底是什么人?刚刚那两架马车又是什么人?”

    “英灵宫里,又是谁?”

    “算了,”里斯班摇摇头:“我认得那手箭技。十二年前攻取要塞的时候,菲尔和他的同僚,是在压制射击这一点上做得最好的人——也多亏了黑沙领常年与要塞争锋的经验。”

    红女巫微微蹙眉,似乎有些惊讶,随即变得神情惋惜。

    “不愧是你啊,里斯班。”她缓缓吐字。

    里斯班把她的神色收在眼底。

    “从巡逻队的服饰,到莫名其妙多出的士兵数量,还有英灵宫来催促我前往的信件,”相摇摇头,神情疲惫:“以及您的突然出现?”

    “为什么是他?”

    卡珊女士眯起眼睛,并不答话。

    但里斯班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

    “我受够了这一切,”头花白的相抬起头,直视着卡珊女士的双目,冷冷道:“也受够了我的无能和犹豫。”

    红女巫叹息道:“相大人,相信我,这一切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但里斯班没有理会她。

    “来人,”他脸色冷漠地下令:“将卡珊女士请到我的临时办公处,礼貌点。”

    累斯顿子爵怒色未消,只见他一挥手,远处,一队巡逻队士兵脸色愤然地走来。

    “没有我的命令,”相大人肃然道:“她应该不会想要离开的。”

    卡珊神色怔然地看着他。

    里斯班又转过头,看向他身后的巡逻队。

    “累斯顿,让你的人准备好!”相冷冷下令。

    累斯顿子爵微微一怔。

    准备……好?

    红女巫脸色微变

    “相大人,您要想清楚,”红女巫皱起眉头:“您的这个命令,影响的不仅仅是您自己:这可是龙霄城。”

    她眼神复杂:“这也许会让埃克斯特万劫不复。”

    里斯班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情绪不明。

    “卡珊,老朋友。”

    相背着手,缓步走到她的身边,轻声道:“从十几年前,你面不改色地,把伦巴家族害得家破人亡的时候……”

    “你就让我恐惧不已……”

    卡珊微微一愣。

    里斯班平静地说完:“现在我想明白了,你并没有选择查曼·伦巴。”

    红女巫闭上眼睛,轻声叹息:“里斯班……”

    相的眼神无比可怕:

    “你亲手造就了他。”

    卡珊低下了头颅,温和一笑。

    累斯顿子爵来到相身边,神色犹疑:“大人,准备什么?”

    里斯班再也不理会红女巫的反应,他猛地回过头,看向城闸,看向缓缓下降的钢制闸门,目光坚毅。

    “准备攻城。”

    他冷冷地道。

    (本章完)
相关文章
  • 丙戌日柱精华论命,同房没射精吃避孕药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将军和公主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