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抓乳游戏污游戏,为什么男人啪啪以后都喜欢点支烟

作者:admin 2020-02-29 12:00:12 我要评论

    年念也跟着符合着点点头,“可能是吧,反正那些生活我是体会不了,这几天浅夏也特别忙,我都有一阵没有见到她了,自从她回来。”

    东西吃的都差不多了,年念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嗯,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傻丫头。”姜浩然温柔的笑了笑,宠溺的看着年念,“吃好了?”

    年念点点头,看了一眼时间,“嗯呢,吃好了,我们走吧,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还有十分钟的时间,要赶紧回到公司上班了。

    两个人站起身,年念拉着姜浩然就往公司里面跑去……

    顾氏。

    顾彦辰和周向这几天频繁的出去顾氏,因为前几天顾氏出现的动荡局面,让公司内部的

人心上下不稳,所以顾彦辰格外的开始重视这一块。

    “那几个老股东还在闹事么?”顾彦辰阴沉着脸,眼眸冰冷的问了一句。

    一旁的周向摇摇头,“没有了,就上一次开完会之后他们都消停了不少,但是私底下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顾彦辰的脸色更加难看,“密切注意他们私底下的动向,不要给他们任何的可乘之机。”

    周向点点头,便继续跟着顾彦辰往前走着,顾彦辰浑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意。顾氏自从上次股东再一次闹事之后,又加上记者们的夸大其词,顾氏的股票更是动荡不定,只是好在幅度并不大。

    最近顾彦辰一直待在顾氏处理最近的事务,身旁的周向也跟着一直闲不下来,满脸凝重。

    办公室里,顾彦辰严阵以待,一脸冰冷的坐在桌子前,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文件。

    “这些股东是什么意思?”

    ‘啪’一声,顾彦辰将手里的文件摔到了桌子上,脸色冷寂的骇人。

    周向冷不防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却还是一副镇静的模样,“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自从那天股东们走了以后,表面上看上去特别波澜不惊,其他的股东倒是还好,但是上次那个庄岩,似乎一直很主动。”

    周向正着脸,认真的开口,看着脸色愈发难看的顾彦辰,心里也不自觉的提了起来。

    顾彦辰突然抬起头,紧缩着眉头,看着周向,似乎再等他的下文。

    周向点点头,“没错,之前那个庄岩,在会议上闹事的老股东,似乎私底下故意在煽动其余的股东们,闹的现在整个公司都要人心不稳了。”

    自从上次庄岩在股东大会上出丑之后,人表面上虽然装的若无其事,但是私底下的动向却是让人无法忽略。

    “这些事情都是听谁说的?”顾彦辰阴沉着脸,低声问了一句。

    “是老向说的,因为老向是我们最大的股东和时间最长的,所以庄岩私底下也去找过他,因为老向回答的模棱两可,庄岩也没怎么样。”周向淡淡的回答着。

    顾彦辰瞥眉,老向是顾氏国际的老股东,心一直都向着顾彦辰,这一点他心里还是清楚的。

    “老向的立场如何?”

    “老向是肯定向着我们这边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来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就算是碍于顾老爷子的面子上,他也不会背叛顾氏,而且他一大把年纪了,也算是老观念了。”周向认真的解释道,一本正经的看着顾彦辰。

    这件事情,应该还是可以肯定的。

    “确定他说的话可以信么?”顾彦辰阴森森的目光似乎要将人吞噬一般。

    周向点点头,表示老向是可以信任的,“是的,老向是之前一直跟着顾老爷子混的,算得上是顾老爷子的拜把兄弟了,是没有问题的。”

    顾彦辰沉默,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眸中带光。

    “我知道了,庄岩那边私底下的动向能够掌握确凿的证据么?”顾彦辰蓦的抬起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周向。

    周向阴郁,“没有,那么多股东就只有老向一个人私底下跟我们说过,其他的一个动静都没有,按照这样来说的话,证据不足,我们无法定义庄岩煽动股东的罪名,他最终的目的应该就是想要拆散股东们的团结心退股。”

    “退股?”

    “嗯应该是这样的,庄岩最近一直都在默默的暗中做这些事情,我已经派人去监视了,不过庄岩那个人心里精明的很,有些事情他只是间接处理,不亲自出面,所以如果我们想要掌握确凿的证据的话,还需要一些时间。”

    “是狐狸总是会露出尾巴的,一定要密切关注庄岩那个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立马跟我汇报。”顾彦辰冷冷的脱出一句,深沉着脸。

    周向认真的点点头,“放心吧,顾总。”说完话,周向便要转身出去。

    “等会,周向,务必保证要在后天的股东会议上笑道庄岩试图煽动其他股东的证据。”顾彦辰突然补充了一句,若有所思。

    周向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顾彦辰坐在原地,脸色阴沉的吓人。

    如果庄岩真的要真的做的话,那么他就留他不得了,正好最近股东们又开始蠢蠢欲动,对他不满,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杀一杀他们的世气,杀鸡儆猴。

    股东们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庄岩的提议,想必是心里面已经开始摇摆不定了。

    沉了沉脸色,顾彦辰眸中一紧。

    顾家。

    顾彦辰回到家的时候,苏浅夏还没有回家,只有新新一个人坐在地上摆弄着玩具,但是看上去却是一脸阴郁,玩东西也没有精神。

    看到顾彦辰回来了,新新只是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顾彦辰,眼中有意无意的蓄满了泪水。

    顾彦辰走过去,坐在了新新的身边,充满了疼惜,“新新……怎么了?”

    自从有了新新之后,顾彦辰的脾性似乎也变得温和了不少,如此面对着新新。

    新新咬着嘴唇,“妈妈……”意识到自己爸爸妈妈吵架,新新的心情似乎也变得格外的差。

    顾彦辰悉心的摸摸新新的头,“妈妈很快就回来了,新新不要多想好不好?”

    新新依旧嘟着嘴,水灵灵的眼睛里竟夹杂了一丝怅然。

    只是除了新新,连顾彦辰心里也掺杂着落寞,早上苏浅夏的一字一句还回荡在他的耳边,一阵阵的涌上。

    这些日子他反复斟酌,才会心平气和的跟苏浅夏说出心里的事情,包括新新,作为一个男人,顾彦辰更是不希望苏浅夏将全部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

    <!-- csy:20974516:646:2019-11-14 10:28:10 -->
相关文章
  • 抓乳游戏污游戏,为什么男人啪啪以后都喜欢点支烟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