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反派的娇软情人,乖女婿妈妈要你

作者:admin 2020-03-24 12:10:16 我要评论

    “说起来,能救曹王府的只有宋盟,可你们自己先陷救世主于死境,怪得了谁。”那人眼见阵法崩坏,心满意足要走。

    “这话我到爱听。”徐辕情之所至,临危竟笑起来。

    楚风月脸色微变,就因这笑再不犹豫,蓦地出手,不知何故竟从那手铐中挣脱开一只,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她拔刀飞掷在那人后心,将那人直接钉到地上的乱竹之间、要死不死了半刻有余:“你,你怎能……”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楚风月得意冷笑,又试图抽另一只手,过程中不顾郭仲元等人的制止,不后悔地朝徐辕的方向回看,“譬如,我在他们的脚铐上事先下过少许寒毒,只要我乐意,去指点徐辕从何处发力,那毒化的脚铐极易被他冯虚刀砍裂。”

    徐辕一怔,忽觉他到山东后从未感受过如此久违的融融暖意,此刻楚风月虽还在对面阵营,凝望他的眼神却柔情,不管是功利或是本心,都驱使他对她回应温和之色:“风月,要怎样才乐意……”

    “就这样,什么都别说。”楚风月正色,嫣然笑语,当她意识到这竹林其实只剩祝福他们的亲信,便打定主意不必再隐瞒自身感情,所以一旦双手都脱缚,就迫不及待地朝徐辕飞奔。不过她毕竟魔女本性,沿途还不忘一脚踹死了那个黄掴手下。

    “

为何你预先要对脚铐下毒?黄掴不是叫你杀了我么?”他因为她这个不分轻重缓急的举动而蹙眉,不过,半刻后他还是接受了这就是她的风格。

    “黄掴叫我杀你,我是杀过了啊,但能力有限、没杀得成。徐大哥……”她妩媚一笑,轻轻握着他手,指向寒毒最聚集之处,那也是他最该发力之地。

    凝神观看,果然脚铐上某个不易发现的角落,真被一层已经干涸的液体覆盖,适当的外力作用不仅能加速它对脚铐的腐蚀,还能融化了它取一部分去对相同质地的手铐多次利用。

    徐辕正盯着那里仔细盘算着所需力道,猝然斜路一道利刃掠袭,速度之快,飞云掣电,在任何人都还没来得及回神之际,此间唯一行动自由的楚风月就一声闷哼,后背被砍,踉跄倒在地上。

    “风月……”徐辕大惊之下回过神来,匆忙向来人掀出一招,冯虚之刀浩荡无匹,四面林竹尽被扫斜,青芒明灭,罡风起伏,加速了上空原就纷扬的林木落坠。这提醒崖底的他们,阵法就快要坍塌了,徐辕必须脱缚并打败眼前人,不管先后!

    奈何他脚仍被链紧锁,刀锋过处范围局限,招法虽臻入化境,力道亦排山倒海,仍被那不速之客连打数个盘旋灵活躲开,无法直接击败之。不过,毕竟争取到了一缕逃生希望,他抱起楚风月时察觉她托盔甲的福只是皮肉之苦并无内伤,放下心来果断调运气息、抓紧时间打破脚铐桎梏、治本。

    

    那不速之客避战后躲在十步之遥的暗处,来意当然和黄掴的麾下不同——他本身的目标就是要杀徐辕,见状岂容徐辕脱困,电光火石,一刀啸响着全力朝徐辕刺来。

    盟军众将刀枪剑戟齐挡都未能将之拦截,任由他左冲右突闪现到徐辕跟前,当是时,徐辕只要有丝毫分心都会重复半刻前解锁的功亏一篑,从而导致最终的无法破局;另一边,花帽十一剑手则离得较远,腿脚能动却踢不准,而且他们更加靠近崖边,头顶上早有滚滚沙石翻落而下,郭阿邻已经被最先掉下的巨石砸晕过去……

    危急关头,所幸还有楚风月拼力站起,“霹雳掌”可为他支撑一刹,也好,只差一刹就够……徐辕本已算好了时机以达周全,谁料楚风月并未出掌对接来者,而是以身体挡在了那人的刀和他之间——

    便听得轰一声响,那人的刀撞穿她战甲捅入她右腹之中,若非徐辕及时从侧反击只怕直接贯穿,然而那凶悍的战刀虽因徐辕的出手未能扎进要害,却狠狠从楚风月身体里用力旋转着拉了出去,力道之强,使她体内的鲜血几乎全喷溅到徐辕身上,周围的竹丛里也瞬然星星点点全是血迹。

    “徐大哥……你知道吗,上级的号令是能违背的……你是我的弱点,是我命最关键的一部分,若真听他们的话杀了你,我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她强忍剧痛,额上满是虚汗,讲完适才没讲完的话,便不支倒在他怀中。笑看他已经脱困,她容颜依然秀美却苍白:“这次风月,死也不撒手了……”用尽力气握住他手,他这才感觉到,她手似乎本就没什么力气。

    “将军……将军她,适才是以霹雳掌的自断之术,强行缩骨冲破手铐的,但很快她便会受断骨之苦……”难怪适才郭仲元等人一直在制止,难怪楚风月适才没有用霹雳掌应付凶险。

    危难关头哪还容多想,徐辕迅速以自救的相同方法帮助其余盟军和花帽军将士脱困,每救一个每与那不速之客隔空交戈一回合。换往常他可能和那杀手旗鼓相当,但今日强弩之末不是那人对手,好在,一来只要救一个就等于多一只手、一旦度过了那个最危急的时刻便会不停地敌消我长,二来,阵法上空持续不断有石滚来,影响了那个不速之客的心态,太有利于素来输出稳定、不会被环境影响心态的他……

    可是他,又怎可能不被环境影响心态?三十回合,都赢不了……

    

    “楚将军她脏腑破裂,失血过多……”盟军除了策应徐辕对战那人之外,也有通医术的给楚风月吊命,那时她已然陷入昏迷之中,他们紧张地用尽了身上的止血草和丹药,又去问郭仲元等人有无办法。

    “将军!”郭仲元背着晕厥的郭阿邻过来,眼看楚风月一身血染的样子,登时痛苦地跪倒在地,不慎把郭阿邻掉地上,反而把他给跌醒了。

    “帮天骄,杀了那人,给我报仇……”楚风月苦撑着一口气。

    “不帮……”郭仲元抹泪摇头,他和其余花帽军不同,时不时地狠狠瞪着徐辕,不过也并未阻止盟军救醒楚风月。

    “跟他,一起走,才能出去……”楚风月适才显然也是为了他们能活才给徐辕挡刀。

    “不,不跟他!”郭仲元倒也是个倔脾气。

    “那杀手,是元凶王爷的人。曹王他,需要你们……”楚风月虽濒死却仍聪颖,早猜出来者何人,话音未落,忽然一口气提不上来,郭仲元慌忙啊一声大吼着朝那人出剑,好挣得一息时间换徐辕回来与她话别。

    实力悬殊,劣势明显,所幸郭阿邻堪堪清醒,虽然头破血流还脑震荡,却也是不假思索地顶了上去。

    

    “风月!?”徐辕原还不知楚风月失救,但已对她关心则乱,待被郭仲元他们强逼下来,更发现她面色惨白奄奄一息,他一时动情,再不掩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你给我活着……带我麾下出去……”她冷汗大颗大颗地淌下,血色也越来越见不到。

    “先别说话!”他立即尝试以归空诀给她续命。

    “长姐和妹妹,都去了,风月,也要去了……”她既满足,又凄凉地在他怀里闭上双眼,见此情景,他平素的淡定全跑到了九霄云外:“别说话!不是要你睡!”

    “我,我是喜欢你的,是真的,一直喜欢,喜欢惨了……”气若游丝,回光返照。

    “别说话,求你……”他这才发现她是真的命悬一线,不由得抛弃一切,含泪哀求,“风月,对了……你不是有那个保命的灵丹吗!那颗灵丹呢!?”

    楚风月一惊,眼神开始涣散,脸色愈发柔和,断断续续说:“傻天骄……那灵丹,只能给……重要的人……”

    “别说胡话,那灵丹,在哪里……”他为了救她,不再避嫌,在她身上四下摸索。

    郭仲元被对面打得遍体鳞伤,幸好有盟军将士合作,趁空往这里投了一眼,没好气地说:“喂狗了!!”

    “什么狗?!那般珍贵的药,你怎能随便喂狗!”徐辕一时未明白,还怒不可遏骂,郭仲元差点被气笑:“六月十九,喂了狗!”徐辕原还不以为意继续找,找着找着,念着这个日期,忽然好像有点懂了:“风月?”

    “如此单纯,我当初,为何放弃天骄呢……”楚风月呆呆看他,笑而呓语,忽然悲哭,眼角流出一滴泪来,“错过了徐大哥,风月的一生,都是错误的……”

    

    章节名出自古风歌曲《山有木兮》
相关文章
  • 反派的娇软情人,乖女婿妈妈要你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将军和公主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