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老婆在KTV上班4点才回家,承受不了工作压力

作者:admin 2020-05-23 12:22:55 我要评论

    既然下定了决心要干他一票,他们就行动起来了。

    出于谨慎,最终选了没有案底的新面孔,刚刚带入行的新人,小胡桃。

    当然,小胡桃是个绰号。

    这孩子长得干干瘦瘦的、还黑,一张脸皱皱巴巴的,还有点瘪。打眼一看,简直就跟那种不饱满的山核桃砸出来的核桃仁儿样子差不多。

    姜英秀忍着心里的疯狂吐槽欲望,压抑住了自己涌到嘴边的笑容,十分实诚地问道:

    “不明明是你撞到我身上了吗?这咋还赖上我了?”

    小胡桃原本拉着长腔的“哭声”都被瞬间给带跑偏了,一下子忘了自己原本的台词,不过到底还是灵机一动,随机应变拉了回来:

    “你瞅瞅你那一嘴大碴子味儿!听着这个磕碜!啥叫赖上你了?这就是被你撞坏的!你想狗仗人势,不赔钱咋地?”

    唔,听着他这一嘴娴熟的大碴子味儿,姜英秀突然意识到,这位小小年纪不学好的犯罪分子,听口音似乎是自己老乡!

    不过,惹到自己头上了,老乡算啥,该揍一样揍!

    “是吗?”

    姜英秀故意冷冷地问,看起来很像是生气了,内心深处却有个兴奋的小人儿,在满脸坏笑地欢呼雀跃: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哼哼,姐姐今天又可以客串一把思想品德课老师了!”

    小胡桃还没说话,那个跟上来帮腔的中年人就开口了:

    “哎呀,有话好好说啊,不要吵,不要吵,有什么话慢慢说。小胡桃,你这是什么宝贝啊?咱们做了这么多年街坊,我怎么没听说你手上还有宝贝呢?”

    小胡桃马上接过他自己的戏份,继续“委屈”地“嚎啕大哭”实际是干打雷不下雨的干嚎:

    “这是我家老祖宗留下来的,要不是为了给我奶奶迁个坟茔地,顺便还上给我娘抓药欠的债,也不能舍得拿出来啊……”

    眼看着要唱出一场苦情大戏了,姜英秀悄悄地将意识力的触角伸了出去,蔓延进了街道两旁,四面八方所有开着门的店铺之中。

    意识力的触角传回了一大串清晰的信息:

    “唉,这帮家伙又来这一套,看那小丫头好像有点儿信了。”

    “信不信的,她一个小姑娘,还能怎么样,只能老老实实地赔钱了吧,不然怕是这条街都走不出去。”

    “这姑娘是个有钱的主儿,不过遇上了申老四,算她倒霉!申老四这一手也是够狠的,估计不从这肥羊上咬下一大块肉来,不待撒嘴的。”

    “要说赚钱,还得人家申老四是个行家。咱们这一天到晚辛辛苦苦的,就赚那么点蝇头小利,还得偷着乐呢。申老四这样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何况他那么贪,基本上三天五天,就能开张一回。”

    “唉,这话也不是这么说的。申老四这行当,太丧良心。做人还得厚道点,积德行善是正经。”

    “话是这么说,理是这个理,可是看着申老四在那轻轻松松地,吃香的喝辣的,你就不眼热?”

    “眼热又能咋样?那种丧良心的钱,你能挣得来?”

    “挣不来,挣不来。”

    议论纷纷的几人纷纷摇头摆手,深表赞同。

    这倒不是说他们的道德底线有多高。

    古玩行的水深着呢。

    不过,他们讲究的是一个“各凭本事”。

    你若是学艺不精,一瓶子水不满,半瓶子水晃荡,还成天到晚想着捡漏,那当然就是要交学费。

    可是,他们这是凭着“愿赌服输、买定离手”的规矩,即便是做局、下套、讲故事,可是多少总有些智商上、见识上的优越感。

    觉得自己跟那帮碰瓷的,这档次就不一样。

    姜英秀原本看着小胡桃那假模假式的哭诉,听着那些苦情戏台词的内容,升起来的一点点怜贫惜弱的恻隐之心,也随着这些意识力的触角刺探到的低声议论,打消得干干净净。

    既然都是惯犯,那姑奶奶就不客气了!

    姜英秀说道:

    “你先等会儿再哭,拿来我看看,哪撞坏了。”

    小胡桃那假模假式的干嚎声为之一顿:

    “这都成碎片了,你还问哪撞坏了?”

    姜英秀看了一眼那些碎片,茬口很新,就凭她这点三脚猫的水准,都能看出来这是一只景德镇的现代工艺品瓷瓶……

    碎得倒是挺彻底,摔成了几十片了。

    估计拿502胶的胶水粘都粘不起来。

    “和事佬”中年男人又插嘴了:

    “这个,姑娘啊,你看哈,你这把人家的传家宝撞坏了,这不赔偿人家的损失,确实不合适啊。”

    姜英秀不解地用一双十分无辜的眼睛望着他:

    “可是刚刚我好好地走在路上,明明是这臭小子自己跑出来的,还跑得那么快!

    跑得快也没什么,你倒是看着点路啊!

    这家伙,一下子就要往我身上撞!

    要不是我鼻子灵闻见味儿了,还身手敏捷躲开了,他就不会是自己趴地上了,而是砸到我身上了!

    那样的话,这碎了的就不是他的破烂玩意儿,而是我了!”

    姜英秀这番话说得跟说相声或者打快板儿似的,嘴皮子那叫一个利落,说得又响亮又干脆,声音清澈嘹亮,带着些余韵在街头回荡。

    她能清清楚楚地听到周围店铺里的人们低声的议论:

    “是个嘴皮子利落的。”

    “嘴皮子利落,也怕不讲理啊!”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申老四他们那是什么人,你老还不知道?这丫头不多赔点钱,怕是都不一定能全全科科地走出去了。”

    姜英秀通过意识力的触角传回来的信息,几乎把这些发生在不同的店铺之内,内容却大同小异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自然知道了这一伙儿碰瓷的不是啥善茬。

    不是善茬就更好了!

    正合我意!

    姜英秀的嘴角忍不住浮上一抹笑意。

    中年男人眼里闪过一抹凶光,这小丫头片子,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竟然还笑得出来?

    姜英秀捕捉到了他的眼神,心中猜测,这位大概就是众人口中的那个心狠手辣的罪魁祸首申老四了吧!

    她再次绽放了一抹调皮的笑容:

    “你说是我撞的,就是我撞的?你说是传家宝就是传家宝了?到底撞了你什么宝贝,总得拿出来给我看看吧?要碰瓷,也得专业点儿吧?我本来以为你这里还能包个破瓶子破碗啥的做做样子,结果你就给我一块包袱皮?这也太敷衍了吧?”

    <!

-- csy:21791672:550:2019-02-15 11:46:38 -->
相关文章
  • 我老婆在KTV上班4点才回家,承受不了工作压力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