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太舒服了玩出水了,左下腹射精后疼痛

作者:admin 2020-05-29 12:01:36 我要评论

    第二天早上。

    打开卷帘门的张子安意外地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喵~

    一个小家伙蜷缩在一个鞋盒的角落里,不安地打量着他,发出微弱的叫声。

    别说是鉴猫无数的张子安,就连家里不让养宠物的小芹菜,都脱口而出:“呀!一只小橘猫!”

    张子安:“……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这话当然不是问橘猫,而是问小芹菜。

    “早上好啊,店长哥哥!好久不见!我刚来呀,看你蹲在地上,我以为你也像我们班男生那样在用树枝戳蚂蚁,就也蹲下来看。”

    小芹菜穿着短袖衬衫和牛仔短裤,蹲在他旁边,跟他一起盯着小橘猫打量。

    张子安:“……我早就过了拿树枝戳蚂蚁的年纪了好吧!”

    话说回来,鞋盒里的橘猫看上去也就一两周大,可能刚睁开眼,弱小、可怜又无助,为了躲避初升的朝阳而躺在鞋盒里的阴凉处,奶声奶气地不停喵喵叫。

    就算张子安不是福尔摩斯,看这样子也立刻猜出来,这只橘猫的主人出于未知的原因,不打算养它了,但又不忍心它自生自灭,于是出于“好心”把它放进鞋盒里,丢到宠物店门口,无论是宠物店主收养了它,还是来宠物店买猫的顾客收养了它,都能令自己免于良心的谴责,可以理直气壮地拥抱新生活,说白了就是某种道德绑架。

    这就跟把生病的宠物遗弃在宠物诊所里一样,都是很令人无语的事,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在平时的生活和工作中估计也是习惯于遇到困难就把困难推给别人解决的人。

    但是没办法,道德绑架,绑架的就是有道德和良知尚存的人。

    孙晓梦不忍心把遗弃在诊所的宠物扫地出门,他也不能放任这只小猫自生自灭。夏末秋初的太阳还是很毒的,今天又是晴天,眼看太阳越升越高,一旦鞋盒最后的阴暗角落被阳光攻陷,这只小猫估计要被活活晒死。

    他端起鞋盒,招呼小芹菜一起进店,别在外面晒油了。

    店里一大早就打开了空调,虽然现在气温比盛夏时有所下降,但习惯了红木森林的凉爽宜人,再不开空调,精灵们就要造反了。

    “小芹菜,你怎么来了?开学了?”他随手把鞋盒放到收银台上,从冰箱里取出昨晚吃剩的西瓜,“吃早饭了没?要不要来两块西瓜?”

    小芹菜吃过早饭了,不过看见凉凉的西瓜还是走不动路了,也没急着去看望仓鼠和垂耳兔,兴高采烈的接过西瓜——还真别说,她的两颗大板牙跟啮齿动物似的,还挺适合啃西瓜的!

    她妈不让她在外面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但店长哥哥显然不是陌生人。

    “还没开学,不过快了。”她一边啃西瓜一边叽叽喳喳地说道:“今天没有课外小组也没有辅导班,所以没事,想过来看看店长哥哥回来没有,结果正好遇到了。”

    “我也是昨天刚回来。”张子安开始动手打扫卫生,顺便琢磨着这只橘猫应该怎么处理。

    张子安注意到她把西瓜籽全吐到手心里,示意让她吐到地上就好,反正一会儿要扫地。

    小芹菜摇头,“不用啦,一会儿正好用西瓜籽喂小铃!对了,店长哥哥,美国好玩吗?”

    “还行吧,不过有些乱,好多流浪汉,治安也比国内差,我这次主要是去森林里徒步旅行的。”

    一听到森林,小芹菜的眼睛亮起来,“森林里是不是有好多有趣的动物?”

    张子安把森林里遇到的金花鼠、河狸鼠、马鹿、黑尾鹿、斑点猫头鹰之类的动物讲给她听,当然省略了河狸鼠最后变成晚餐的结局。

    小芹菜听得津津有味,啃完两块西瓜,把吐出来的籽用纸巾包好,便跑去洗手。

    “呀!又多了条大狗!”她惊讶地看着法推,有些怯懦地回头望向张子安,“怎么有点儿像是……《人与自然》里的狼?”

    “不,你认错了,其实它是……阿拉斯加,只是不太纯。”张子安指狼为狗。

    汪汪!

    法推清脆地叫了两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努力模仿出狗的样子,还摇了摇尾巴。

    张子安心说,还好没说它是哈士奇,否则哈士奇的二劲还真不容易模仿出来……

    小芹菜眨眨眼睛,信以为真地说道:“我妈妈给我讲的故事里,说狗会摇尾巴,狼不会摇尾巴,它会摇尾巴,果然是狗呀!”

    她本来就对张子安的宠物知识信服有加,再和她妈讲的故事相印证,马上不害怕了。

    不论她妈是怎么得来的这个知识,这都是个以讹传讹的错误知识,狼一样会摇尾巴,但张子安此时不便澄清,只能将错就错,反正小芹菜也不会在城市里遇到其他狼,毕竟这又不是郊狼横行的美国。

    法推不像其他精灵那样对自己的种族有高傲的认同感,它也并不在意自己是狼还是狗,只要能令面前这个小姑娘安心就好。

    换成菲娜,别说它让装狗,就算让它装老虎,它也肯定会炸毛甩脸色。

    小芹菜把手洗干净,先不急于跟仓鼠和垂耳兔玩,反正有的是时间,拿起抹布帮张子安打扫卫生。

    过了一会儿。

    “卧槽!店门怎么开着?咱们昨天晚上忘锁了,还是店里进贼了?”

    “昨晚谁最后一个走的?”

    “我忘了……”

    “我也忘了……”

    “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门外传来两道冒傻气的男声。

    张子安:“……别戳在门口给我丢人了!谁家的贼来宠物店偷东西?赶紧滚进来干活

!”

    门外的王乾和李坤对视一眼,吐了吐舌头,然后嬉皮笑脸地推门而入,“师尊,您这么说弟子就不服了,以前的猫神雕像不就被偷过?蟊贼多了,总有不开眼的……”

    一段时间不见,这两个臭小子似乎被晒黑了不少,看来没少驾驶着冲锋艇出海玩。

    他们看到吃剩的西瓜皮,料想自己买的西瓜被张子安收割了胜利果实,不禁发出一声惨叫。

    <!-- csy:15399587:1653:2019-06-09 12:43:32 -->
相关文章
  • 太舒服了玩出水了,左下腹射精后疼痛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