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电动牙刷当震动我好湿,王爷慢点太多了

作者:admin 2020-05-30 12:01:56 我要评论

    玄毅冷哼,他得到的东西自然也不少,甚至比天天手里的更有价值。

    当然,他不会说,小孩子无非就是需要一句表扬,孩子表现的好,他自然不会吝啬。

    “恩,还算不错,看来你没有偷懒。”

    说完他把储存袋丢给风语,这些东西自然是要交给老婆管理。

    风语自然的把东西收了,然后给了天天一个大大的拥抱。

    “天天真棒。”

    虽然玄毅的夸奖太含蓄,可有了风语热情的互补,天天也觉得很满足。

    “呵呵,妈妈你看这个,是我新收的小伙伴。”

    天天掏了掏,从口袋里掏出条小蛇,小蛇身上鳞片闪闪发亮,蛇信子吐的老长,恹恹的模样像是被群殴了。

    风语退后一步,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这对父子是不是有毒,怎么老喜欢养这些东西。

    “天天你自己玩,妈妈不喜欢。”

    “胡闹,谁叫你拿出来的。”玄毅怒喝。

  &

nbsp; 风语害怕这些东西他还是能感觉到的,所以在家里,他一直都会提醒冷清。

    谁知冷清那边没问题,这孩子居然给他搞了条蛇回来。

    其实他早就感觉天天口袋里有东西,只是那么小的口袋,他还以为是个小仓鼠什么,没想到会是这东西。

    这时天天也发现自己吓到风语的,赶紧丢下小蛇道:“妈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怕。”

    小白蛇很委屈,它招谁惹谁了。

    明明它在睡觉,一睡醒就被这小家伙抓住了,它厉害的毒素对这小娃娃而言就像挠痒痒,怎么也脱离不了这个魔掌,本以为这辈子都别想自由了,没想到还被人嫌弃。

    它深深看了风语一眼,这人不能惹,跟这小家伙有血缘之亲呀!

    转头又看了下其他人,虽然能惹,但人太多,这日子不好过,出个门也不安全。

    玄毅抬脚,刚想结束一条生命,就被天天阻止了。

    “爸爸你别踩它,小白很可怜的,它都从来没出来过,要不是我把它带出来,它还在洞里呢!”

    大哥,我那是冬眠好吗?

    小蛇很生气,连咬死天天的心都有,它好好睡个觉被打断不说,把它提出窝它也不计较,可现在都不要它了,为什么还不能放过它。

    它已经很怂了,知道咬不死他,认命的跟了这么久。

    “毅,算了吧!让天天拿远点就是。”既然是天天的小伙伴,风语也不是很排斥,只是不喜欢离得太近。

    “谢谢妈妈,小白也谢谢我妈妈,不然打死你。”

    小白蛇泪流满面呀!有你这么威胁蛇道谢的吗?

    你还是打死我吧!至少不用提心吊胆。

    当然,它也只是想想,面上还是很乖巧的示弱。

    要不是它张嘴时尖牙上的毒液,众人都看不出这是条毒蛇,太没底线了。

    不就是打死你嘛!你那么毒怕什么。

    “小白真乖,快去吃饭吧!记得快点回来。”

    天天霸气的姿态看得众人无语,可小白蛇却很听话的走了。

    任蛇再狡猾,也比不过天天手段粗暴,跑了几次被打得遍体鳞伤,小白蛇心里也很苦呀!

    众人让出路,眼睁睁看着一条毒蛇爬过。

    “嘶~这家孩子怎么养的,这么小就玩毒蛇了。”

    “小小年纪就这样,以后长大了不得了。”

    “我看你们都是不想活了,人家有本事,你们有吗?”

    “要是可以,我也想养条玩玩,那蛇毒的很,毒液一沾就死,以后身边也有个保障。”

    “关键是你能控制那蛇,蛇都是阴险狡诈的,怎么可能真的服我们。”

    说到底还是羡慕,一群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心里酸水直冒。

    “天天,它还会回来吗?”风语很怀疑的问。

    不怪她这样想,天天对那小白蛇还没对阿好好,她要是那小白蛇,她就不会回来。

    “会呀!妈妈现在小白可乖了,自从打过几顿后它就不跑了。”天天得意洋洋的笑。

    众人满脸苦涩,原来是被打服的,难怪那小白蛇在这小孩手里都不敢动。

    遇上这么个暴力的儿子,风语也没什么好说。

    “恩,不错,知道找方法了。”虽然简单粗暴,可天天还小,他的要求没那么高。

    “爸爸,你看小白怎么样?它可厉害了,我带它去小河边喝水,那里的鱼都死了。”

    孩子,这很值得骄傲吗?

    “毒性不错,别让它乱咬人。”

    其他他不关心,就怕它咬到自己人。

    那蛇一看就未开灵智,不然也不会轻易被天天抓到。

    “好,天天肯定会让它知道咬人是不对的。”

    其实小白蛇已经知道了,而且很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咬了天天是多么愚蠢的做法,因为它现在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僵硬,心里已经后悔三辈子了。

    早知道那小屁孩比它还毒,它咬什么,还不如当条死蛇好呢!

    “嘶嘶~”小白蛇努力的扭动身体,进完餐它感觉自己好多了。

    至少没有那么僵硬,也没有那么嗜血了。

    “看,小白回来了,真乖。”他捏着小白的身子,让本来好好的蛇都快断气了。

    风语低头没再说蛇的事,反而跟玄毅聊起了家里。

    出来这么久,除了担心天天,她就是担心家里那些人。

    父母有哥哥们在肯定不会有事,风颜的身体也好多了,她也不用太担心。

    可她的公司只有狐姬一个人撑着,计划书她还没赶出来,这样一想,她连觉都睡不好。

    “毅哥,你说狐姬会不会看好千珏,会不会等我回去,厂里都乱套了。”

    “不会,有千钧在,家里一定好好的。”

    “妈妈,这是小白带回来的果子,你吃吗?”天天手里拿着个小白果问。

    他也不知道小白怎么带回来的,可能跟他们一样也储存东西的地方。

    自打把小白打乖了,时不时这家伙就会带好吃的给他。

    刚开始他还只是想试试,谁知道那果子味道很好,也不知道在哪得的。

    “蛇涎果,这里居然会有蛇涎果。”

    顿时大家看小白的眼神不对了,这条小白蛇不简单,居然能拿到那么难得的蛇涎果。

    <!-- csy:24144278:294:2019-07-31 06:55:02 -->
相关文章
  • 电动牙刷当震动我好湿,王爷慢点太多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