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小时候不懂事跟别人搞过,老师割开了我的睾丸

作者:admin 2020-09-17 10:04:07 我要评论

温乔闻言侧了侧身子,道:“娘亲在里头看书呢,进来吧。”温言笑着点头,进去了,身后还跟着一只白色的小猫。

温乔好奇的看了眼那只乖顺的猫咪,便移开了视线。

温言把手里提着的罐子往桌子上一放,自然的上前行了一礼,道:“温言,拜见母亲。”

华荣把视线从书上移开,看了下跪在床前的温言,轻声道:“起来吧。”

温言站起来,道:“谢母亲。”华荣继续把目光放到书上,漫不经心的道:“你今日所来,是为何事?”

温言低垂着眉头,道:“昨儿个娘亲病了,儿本该来看望才是,不过那时估计这里的人是极多的,我也不愿意给母亲多添烦恼,便今儿个才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娘亲的病好了未曾,现见到娘无事,便安心了。”

华荣略有兴致的道:“哦?”

不等她说什么,“喵——!!!!”一只猫的惨叫声在耳旁响起,华荣皱紧了眉头,向发声源看去,这一看,却是愣住了。

只见那瘦白的猫躺在刚才被温乔打翻的药泊里,还在小声的喵叫着,明明起伏不大,却凭白给人一种痛到极致的感觉。

温言看着那只猫和那些药,皱着眉头,有些惊讶和了然。

这只猫是他养的,专门试毒用的。大多数时间是帮温言试药的,这次估计是闻到这个药味,习惯性的就去舔着喝了,结果没想到,真的中毒了。

屋子里的三人齐齐的看着那只在药泊中挣扎不断地猫,神色复杂,各自思量着。

过了许久,那只猫突然安静下来了。温言上前把手搭在那粘满了药水的猫侧颈部,过了一会儿,才闷闷的道:“死了。”

华荣眯着眼睛,过了许久,猛的一拍雕花床栏,气喘吁吁的道:“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见华荣被气的不行,温乔忙上前去用手抚着华荣的背,安慰道:“娘亲,您当心点,你这身子尚未全好呢,小心气着了。”

温言弯腰捡起华荣落在地上的书,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很是复杂。

他是个丫鬟生的庶子,上辈子被徐氏认在膝下,一生都在蛰伏最后同徐氏和温恒同归于尽,尸体被大火烧成灰。

上辈子华荣郡主死的早,在温乔不过八岁的时候便去世了。当时温言只道是华荣郡主身子不好,受了些病才会如此早逝。

重生了几个月,今世算了算,虽还未到华荣群主死期,温言想着也该来瞧瞧尽些孝道,没曾想却让他发现了这不得了的事情。

原本他是想着来看看,或许能趁着荣华郡主未逝世之时,借助她的势力实行自己的复仇计划。现在看来,只要他将荣华郡主护好,这便是个长远之计。

这药是特地为华荣郡主熬的,里面却掺了要人命的东西,摆明了是要这华荣郡主的命。饶是谁知道有人想要自己的命,都会震怒。

想着温言又暗自摇头,这猫本是他为了防着徐氏才养的,没曾想却是有人给华荣郡主下了药。如此一来,华荣郡主前世早逝,便也是有了缘由。

看着地面上的碎碗和一动不动的白猫,温乔心里也涌起一股气来。她方才便觉着不对劲,没想到这徐氏委实大胆,竟如此明目张胆的下毒。

“究竟是谁干的?来人,给我将熬药的人唤来!”华荣郡主抚着不停起伏的胸口,气喘吁吁的道。

听到华荣的话,温乔心中一惊,便想要让华荣将这命令撤回:“娘亲,万万不可。”

这药温乔心中明白,定然是徐氏做的,可华荣并不知情。但若是让徐氏知道华荣没有将这药喝下去,又是会打草惊蛇。

“为何?”华荣看向温乔,眼神里满是疑惑,又略带着点未消的怒气,“有人想毒害为娘,姣姣怎么倒要阻止?”

“女儿……”温乔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同华荣解释,遂又闭上了嘴。

徐氏,她上辈子已经领教过是何种性子。但华荣却并不知晓。若自己就这么贸然说出来,恐怕华荣只会当她是小孩子耍性子,不会放在心上。

更何况现在也并未有任何证据指向此事是徐氏所为,就算华荣她相信了是徐氏指使人下的毒,依着徐氏的狡猾,也定然不会轻易承认,说不定还会反咬一口。

若是让徐氏起了警惕之心,以后她倒是不好办事。

正当温乔犹豫着该如何解释之时,温言低下头将方才华荣掉落的书双手呈了上来,待华荣接过去之后,才缓缓的道:“母亲消气,可否听儿一言?”

华荣将目光落在温言身上,原本这个庶子她一向是瞧不上眼的。只不过念着方才也是他这白猫救了她一命,便摆了摆手,心中不甚在意:“说来听听。”

“这药定然是有人刻意为之,如此看来,就算我们将这熬药的人唤来,也不过只能处理这一个人罢了,幕后之人仍然是一无所知。”温言低着头,缓缓的道出心中所想。

华荣心中一惊,看向温言的眼神闪了闪,涌起些许的赞许。这一方面方才她在震怒之余竟是没有想到,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不如我们将计就计,让幕后之人以为计谋得逞。待时机成熟之际,便可将这幕后之人与其同伙一并抓获,岂不更好?”温言说着,缓缓地抬起了头,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温乔听着温言的话,心中在放松之余,却也对温言起了些兴趣。这温言三言两语便将她心中所想给说了出来,着实是厉害。

温乔一手拿着华荣递给她的书,一手摩挲着雕花床栏。她记得这温言虽是在徐氏膝下抚养长大的,却并不是徐氏的亲子。

温言的母亲原本是徐氏婢女秋娘,但徐氏第一胎生的却是个女儿,徐氏大失所望,因为怕失宠,更怕华荣郡主先她怀上嫡子,便将秋娘推上温恒的床,结果生了庶子二少爷温言。

见是个男子,徐氏便杀了秋娘,使出了各种手段把温言放在自己膝下抚养。虽说这并不合规矩,可华荣身为皇室中人,带着皇族人的骄傲,一向不把徐氏放在眼里,便也就答应了。

这府中人多嘴杂,虽说徐氏定会下令封口,但温言必定也是知道了些什么,否则也不会养一只试药的白猫了。

“是啊,是啊,他说的对,娘亲,其实女儿想说的也是这个。”温乔生怕华荣不答应,便拉住她的衣袖,摇了摇撒娇道。

“你呀!”华荣伸出一根手指头点了点温乔的额头,“就数你最古灵精怪了!”随后看向跪在地上的温言,“这倒是个好主意。”

相关文章
  • 小时候不懂事跟别人搞过,老师割开了我的睾丸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