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同事来我家睡了我,埋怨别人却不反省图片

作者:admin 2020-10-27 09:04:41 我要评论

    中药一道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世间万物上到天降雨雪下到飞禽走兽草木鱼虫,甚至是路边土崖边石皆可入药!

    这种无穷尽的广泛性,也造就了世间医术写不尽天下药方,就算再怎么倾尽历代先贤心血,也总有查不到想不到的偏方秘法存在,而这些土法偏方只要对了症,偏偏又好用的厉害。

    而几乎每个医学流派甚至是医术大师,几乎都掌握着一些外人接触不到的独特验方或者偏方,这些说到底才是他们立命扬名的根本所在,是身负高人名头的根基中重要组成部分。

    比如沈长安这位大国手就是这样,他能够走到今天拥有如今的地位和名头,除了对医道的理解和丰富的经验之外,那些独门的方也是外人无法超越的关键所在;

    这解酒的下酒肴用到花生只是个小小的例子,可李英俊却能轻而易举的看破并点出其中关键,而且听上去还有理有据的,这可就太打击人了;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视为珍宝的资本对别人而言只是常识的话,那他这大国医的名头岂不就是个笑话?这个打击可够狠的,也的确够气人,让沈长安失落震惊的同时,也气的有点气血上涌。

    沈长安自然是不会相信李英俊知道他所有秘方的,因为道理上根本不成立,别说他们俩大国手了,就算是以前那些被尊称为医圣医仙的存在,也不可能知晓所有秘方,这世上根本也没道理存在那样的人。

    可气恼之余他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被自己徒弟等人吹嘘的乡下小郎中,真的拥有着让他都看不透的医术实力,这一点根本毋庸置疑;

    实际上他的老对手也是老朋友赵御秋,曾经用四个字评价李英俊的医术,诡异莫测,可即便如此沈长安之前还是很不屑,直到现在才相信,这小子真的有点莫测。

    而且对于之前的事,沈长安知道的要比一般人多些,比如说从赵御秋那里他还得到了一个隐晦的信息:李英俊可能不但是医者,更是个修行者!

    这个消息说起来简单,可隐含的意味却多了去了,因为世间易学中间是有些的,他们两个都是天资绝佳之辈,一步步成了耄耋老人对现世能接触到的医术不敢都探究完全,但也差不多到了某种极限;

    这种极限跟寿命一样,都是自然条件所决定的,靠正常的途径根本上没可能再去突破,他们是中医,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修行的本源阴阳五行,却也清楚自身没有那个机缘,也就明白根本不具备打破这种极限机缘;

    而李英俊的出现无疑给他们展示了一种可能,突破正常极限去探究更高层次医道的可能,然后不论是沈长安还是赵御秋又都明白,就算李英俊真是修行者真具备了这种打破极限的条件,他年纪亲亲也还差得远呢。

    特别是龙少腾蒋成辉那事,在跟赵御秋私下沟通之后两人达成的共识是:那小子已经初步掌握通过修行者的能力,来干预医术本身,用修行的手段实现伤人之后,再用修行的手段实现治疗;

    这种感觉让他们神为普通人惊叹的同时,又多少有些不屑,因为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学会游泳的人,扑通跳水里在对着岸上不会游泳的人显摆,很不巧的是他们两个不会游泳的又知道,自己根本没机会学会游泳。

    不得不说这是件很让人郁闷的事情,毕竟他们虽然耄耋之年却也不是朽木,不可能没有欲望和念想,既然有这些就势必要受到刺激。

    然而李英俊还并不清楚,他之前的行为有点馋到了赵御秋两人,更不清楚他们甚至因此对自己的‘实际医术’表示不屑,也正是因为这个,沈长安在会在刚开始,就嘲讽他想借力接触国医堂的事。

    不过情况终于稍微有了转变,因为这道解酒肴的原因,李英俊起码让沈长安意识到一种可能,可能这小子的医术真的比他想的要好,毕竟他偶然发现的秘方竟然都是对方的常识知识,这个如果是普遍的那可就有点吓人了。

    可这种可能性比较小,所以沈长安依然是不肯认输的,而且这老头也挺不能用常理揣度,在猛灌了两大口后,羞恼竟然都消失不见,又那副醉醺醺的样子道:“比别人多知道个方子就了不起了?嘿嘿,小子你可被是个纸上谈兵的!”

    李英俊沉吟之后突然意识到,这老头对自己态度苛刻很可能跟赵御秋对自己态度含糊是一样的, 那就是因为自己修行者的身份!

    说白了,他们就是觉得自己是依靠修行者的本事伤人救人,根本已经超出了医术本身的范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很好理解为什么他们不那么肯认可爷爷李清河了。

    现在细想起来,当初赵御秋也是老滑头,用治好龙少腾为条件给了个国医堂的信息,却没有进一步的表示,虽说提到让后续找他吧,可谁知道是不是也心存对真实医术的试探。

    意识到这些李英俊也没有着恼,而是回头看看靳正邦所在的里间,笑道:“不如这样,叫上赵御秋老爷子,咱们来个三方会诊如何?”

    “英俊,赵老这些年也已经不会客了,我们可请不来他老人家给大哥治病啊!”眼见房间里气氛越来越不对,靳正邦在自家老头子示意下,苦笑着说道。

    李英俊却微微摇头道:“别人请不来,可沈老肯定可以的啊,对不对沈老?”他现在十分确定,这老头跟赵御秋关系肯定不一般,不过很快意识到俩人关系还有点复杂。

    因为这时吴云山苦笑道:“正邦的病有师父和你们两人够了吧,赵老最近一直在闭门总结行医经验和笔记,这是大事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

    他这么一开口,李英俊顿时意识到沈长安跟赵御秋的关系可能不是太和睦,起码表现上应该是这样,瞥了眼沈长安,果然见他闻言目光闪过一丝狡黠。

    李英俊顿时了然,不以为意的对他们道:“这事已经不是给谁治病的问题,也别管什么纠纷还是不和,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要挑战沈老和赵老,挑战这两位大国手!”

    满屋哗然,连沈长安都怔了下跟着夸张的拍着腿笑道:“有趣有趣,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居然要挑战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很有趣啊,我都想帮你把赵老头拉下水了!”

    李英俊却笑着摇头道:“不用,想必几位一定是有赵老的联系方式的,给我一个就行,我跟赵老打过交道,相信他很乐意参与这次会诊的,而且这样不论是靳伯伯还是对外面来说,都是个好事不是吗?”

    靳肃宗微愣跟着明白过来,李英俊这时想趁机把事情弄大,毕竟如果会诊真的进行了,他的存在倒无所谓,可两大国手齐聚为靳正邦治病,这事意味可就复杂了。

    其实外界很多人都知道沈长安和赵御秋两大国手理念不合的,俩泰斗虽说有来往吧,但也多次互相呛声,沈长安嫌弃赵御秋一本正经假君子,赵御秋却说沈长安不修自身丢人现眼。

    可在这样的情形下,靳家竟然能够让两大国手联合救治靳正邦,一方面这能够让外界震惊于靳家,竟然能够跟两位国手都关系如此密切,毕竟他们可都是早就闭门谢客了的;

    另一方面,这也突然出靳家想治疗靳正国的迫切性,或者说,足以反应出来靳正邦是被人陷害这个事实,那无疑又在丢给龙家一口大锅……

    这个会诊一旦实现,别管结果如何,势必相当于给靳家施加了很好的保护层,就算靳正邦不能及时醒过来,那些高层们恐怕也懒得再追究他什么,毕竟两位大国手说起来是医者,可实际上在如今的华夏影响力根本无人能及啊!

    别的不说,单凭这两人和门生,直接间接影响着七成顶级领导的健康情况,并且难以计数的次数救治过各位大领导或其家人,这样的情分这样的影响力,当时有几人能有?

    而这一点,也就是医者的恐怖之处了,华夏又是个人情社会,当两位大国手联合会诊的时候,实际上相当于两人练手保靳家啊,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愿意针对靳家,那不是打两个大国手的脸嘛!

    想通其中关节,靳肃宗父子彻底激动了,单单是这个提议就让两人看向李英俊的目光充满感激,甚至差点当场就要把靳玉然许给他了!

    可这时,沈长安眯了眯眼睛之后却哼声道:“不好好学医坏心眼倒是不少,一石数鸟的铁算盘打的啪啪作响,可我看你怎么请来赵御秋那个老顽固,云山,给他电话!”
相关文章
  • 同事来我家睡了我,埋怨别人却不反省图片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