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机车医生”高温“问诊”

作者:admin 2020-08-08 15:48:57 我要评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8-08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对机车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对机车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安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贾楠对机车控制电源柜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安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褚梦婷(左)和赵国军,对机车大顶盖边条进行安装检修(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嘉南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贾楠在工作间隙喝水(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安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褚梦婷在安装机车大顶盖中间接地线(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嘉南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对机车进行检修作业(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嘉南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袁远登上机车大顶准备开始作业(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安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袁远在机车大顶上作业完毕后返回机械间内,确认周围环境扣锁天窗(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安 摄

在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检修工人杨勇对机车滤波柜内电器部件进行清洁检修(8月6日摄)。

8月6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机务段北检修车间库房内异常闷热。100余名机车检修工人穿梭于机车内外,手持工具箱、测量仪等设备,对需要修理的火车头进行“把脉问诊”。

进入暑运以来开行列车增多,机车检修任务比平时大幅增加。作业时,检修库房内如同一个“大蒸笼”,而机车内部,由于空间狭小、设备结构紧凑、空气不流通,工人的工作服很快就会被汗水浸透。“车内非常闷热,身上的衣服10多分钟就湿透了,半天要换两三次衣服。”机车检修工人贾楠说,“今天我和同事们共安装更换了5台机车的主要设备,虽然满身大汗,但看着一台台整修后的机车出库,心里由衷感到自豪。”

记者 李安 摄

相关文章
  • “机车医生”高温“问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探访火神山医院 短短几天内能建造成...

  • 禁止快递价格垄断 有了具体的规定可...

  • 万达官方发声将重建自己球队!一方巨变...

  • 赵忠祥方面辟谣去世传闻 老有这种传...